[wiki]模因学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模因学(或模因论)是一种基于类比达尔文进化论的视角来研究心智内容的学说,源自于理查德·道金

斯于1976年出版的《自私的基因》一书。[1]模因论旨探索文化信息传播的社会演化模型。

模因,类似作为生物遗传单位的基因,为文化的遗传单位。模因目前比较公认的定义是“一个想法,行 为或风格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文化传播过程。 ”包含宗教、谣言、新闻、知识、观念、习惯、习俗甚 至又号、谚语、用语、用字、笑话。模因存在于个体的思想中,会进行自我繁衍从而在不同人的思想领 域内传播。模因学部分沿用了基因学中以基因为中心的进化观点,正如基因的优胜劣汰,一个模因是否 成功取决于内容影响和传播能力。

字源

英国演化生物学学者理查德·道金斯在其著作《自私的基因》中创造了模因(meme)一词,源自希腊 文mimeme(模仿),为了与基因gene一词类似,缩短为meme。研究模因的学术行为即称为模因学 (Memetics)。中文翻译有觅母[2]、媒因[3][4]、模因[5]、文化基因[6]、迷因[5]、米姆[7]、谜米、弥、 弥因、弥母等,是文化资讯传承时的单位[5]。

学说历史


理查·道金斯在其著作《自私的基因》中,认为尽管被感知的方式不同,文化领域同样存在着一种生殖 性。在书中,作者声称模因这种信息单位居留于大脑中,并在社会演化的过程中变异和自我繁殖。道金 斯认为,进化的发生必须存在三个条件:

变异,或是对现有因素的新增变化;
遗传和复制,或是创造既有因素的复制品的潜力;
差异的“素质”,或是使一种因素比其它因素或多或少地更适应环境的条件。

道金斯强调只要三个条件满足,进化的过程就会自然而然发生,而且这样的进化并不只适用于基因这样 的有机因素。他认为,模因亦同样有着进化所需的属性。因此,模因的进化不仅简单地类似基因学进 化,并且也有着自然选择的现象。道金斯的文字中也提到,各式的思想理念代代相传,在传递迭代中这 些思想受获取信息主体的影响,或增强或减损,或影响思想本身。例如,某些文化或许催生出工具制造 独特的设计和工艺,从而获得了与同类相比的竞争优势。[8]

因为《自私的基因》一书为基因学主题,道金斯在关于模因如何在人脑中繁衍、控制人类行为并最终影 响文化走向的问题上并未给出足够的解释,这个创造性的概念在社会学家、生物学家和其他学科的科学 家之间掀起了一波争论,而模因为“信息单位”的定义并非道金斯得出,实际出自于其他学者之手。模因 学进化理论兼容了理论中达尔文主义和拉马克主义的特征。模因在被继承的过程有着拉马克主义的影 子,当一方希望获取到某个指定的模因时,更多地会使用推论而不是完全地复制。例如当一个人在学习 如何锻造钉子,他只需要观察演示后进行模仿,无需模仿整个过程中分拆的每一个细枝末节。[9]



模因的传播

不同于基因只能在基因体内复制或是由父母遗传至子女,模因透过语言和文字等媒介在人脑间传播,包 括阅读和学习都是模因的增殖方式。模因可以以垂直(通过基因的复制,从双亲到子嗣的过程)或水平 (如病毒或其他方式)传递生命信息。其中父母传播给子女时,因为小童吸收能力强、信任父母、且大 部分时间皆接触父母,所以传播的资讯完整度较佳,但速度受限于生育的速度。马尔科姆·格拉德威尔 写道:“模因的概念就是将人群中行为比作病毒,使其他人感染。”模因也能在垂直方向或水平方向上进 行复制,或许可能有长时间的休眠期。模因通过对寄主生成的行为进行传播,模仿是为模因繁殖的重要 特征之一。除了模仿其他人类的可视的行为,模因还会以人类之间复制无生命的信息记录——如书籍、 乐谱——的形式发生传播。据此,麦克纳马拉认为模因可以被分为内在模因(i-memes)和外在模因 (e-memes)两类。[10]一些研究者在通过观察后认为,地球上通过模仿来复制传递模因的的物种包括 人科、海豚和一些鸟类(有些鸟类通过学习鸣叫声来冒充他们的父母和邻居)。[11]

某些人将模因的传播比喻为疾病的传染。许多社会中的传染现象,如从众效应、癔症蔓延、模仿犯罪

(Copycat crime)、模仿自杀等传染性模仿都被视作模因传递的例证。另外,观察者们将一些本能的

模仿行为与模因影响下的模仿区别开来,如打哈欠、嬉笑等——被视为先天行为,而非社会化的学 习。[11]

批评

基因复制的一致性很高,但文化学习的突变率可能很高,而且文化创新通常不是随机的,但基因突变没 有方向。[12]

生物演化依赖颗粒性的遗传(不会混合的基因),但文化遗传可能是混合性的[13]。

演化生物学家Earnst Mayr称“模因”是“概念”的无谓的同义词(unnecessary synonym),概念不会一直 待在同一个个体或世代内,而且可能在书本中待很久,这些特点和生物演化不同,因此文化的演变不能 和生物演化作类比[14]。

参考

  1.  Burman, J. T. (2012). The misunderstanding of memes: Biography of an unscientific object, 1976–1999. Perspectives on Science, 20(1), 75-104. [1] doi:10.1162/POSC_a_00057
  2. ^ 自私的基因. 北京: 中信出版社. 2012: 217. ISBN 9787508634159.
  3. ^ 周庆华. 反全球化的新語境. 秀威出版(秀威资讯). 2010年4月. ISBN 9789862214220.
  4. ^ {周庆华. 後全球化時代的語文教育. 国立台东大学(秀威代理). 2011年7月. ISBN 9789860281989.
  5. 跳转至:5.0 5.1 5.2 matrix. 音乐的自然选择. 2009-12-22 [2009-12-22]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-11-01). 引用错误:带有name属性“solidot20091222”的<ref>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
  6. ^ 陈蓉霞译:上帝的迷思
  7. ^ 道格拉斯.R.霍夫施塔特编著的文集《心我论》收入了《自私的基因》部分文字,其中译本(陈鲁明译)使用此译名。ISBN 9787532723003
  8. 跳转至:8.0 8.1 Dennett, Daniel. Consciousness Explained. Boston: Little, Brown and Co. 1991. ISBN 0-316-18065-3.
  9. ^ Dawkins, Richard. A Devil's Chaplain: Reflections on Hope, Lies, Science, and Love. Boston: Mariner Books. 2004: 263. ISBN 0-618-48539-2.
  10. ^ McNamara, Adam. Can we Measure Memes. Frontiers in Evolutionary Neuroscience 3. 2011. doi:10.3389/fnevo.2011.00001.
  11. 跳转至:11.0 11.1 Blackmore, Susan. Imitation and the definition of a meme (PDF). Journal of Memetics - Evolutionary Models of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. 1998.
  12. ^ Benitez Bribiesca, Luis, Memetics: A dangerous idea (PDF), Interciencia: Revista de Ciencia y Technologia de América (Venezuela: Asociación Interciencia), January 2001, 26 (1): 29–31 [2010-02-11], ISSN 0378-1844, (原始内容 (PDF)存档于2009-07-04), If the mutation rate is high and takes place over short periods, as memetics predict, instead of selection, adaptation and survival a chaotic disintegration occurs due to the accumulation of errors.
  13. ^ Orr, H. A. Dennett’s dangerous idea. Evolution. 1996, 50 (1): 467–472.
  14. ^ Mayr, Ernst. The objects of selection.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(Stanford University's HighWire Press). 1997, 94 (6): 2091–2094 [2015-06-21]. PMC 33654PMID 9122151doi:10.1073/pnas.94.6.2091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-11-15).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